勇敢者的游戏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5-04 12:12:23


已经三年没参加过公司的活动了,这次蓟县之行我是怀着矛盾的心情期待着的,本来坚定的不带娃放自己一个假,连刷什么剧看什么书都计划好了,但一看到姥姥姥爷知道周末不能把太君返厂失望的眼神就心怀愧疚。在领导提出跳出舒适区的号召下,终于决定牺牲自己,不甩锅给姥爷。本来还想跳得更远冒充一下伟大妈妈一个人带孩子去旅行,但是面对已经最小级的三个包,求生的本能还是战胜了一时糊涂的冲动,事实证明,人生最重要的几步一定不能走错,盲目跃进要不得,领导只是说跳出舒适区,不能过度解读而直接跳进死亡区。总之我还能活到现在,在这里瞎说八道,全靠周五晚上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气概。

一直都认为,旅行的开始也是最幸福的时刻应该从出发的前一天算起,期待着出去游山玩水,期待着胡吃海塞,期待着遇到各种有意思的事情,对旅行最美好的想象都在那段时间。就像《小王子》里的狐狸说:你下午四点钟来, 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虽然我对我亲生儿子作妖的水平有着还算比较客观的认识,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周五还是怀着一种沉重程度远远偏离事实的心情,略带不知天高地厚的愉快,幼稚地幻想过牵着他的小手一边用远郊口音聊天一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而直到现在,打脸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

其实作死之旅早有天象,周六凌晨三点半,在断奶之后从来没半夜哭过的太君突然大哭且哄不好,不是饿不是渴不是冷不是热没尿裤子没挨蚊子咬没有任何理由的哭了半个小时,只好闭着眼睛抱过来,《琵琶行》背到第二遍的时候爸爸的手机突然响了,要知道半夜手机响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结果是他奶奶半夜上厕所摔到地上起不来了。说也奇怪,接完电话他就不哭闹了安安静静趴在我怀里睡,只是一放下就哭,就这么抱到5点才放下,放下没2分钟他爸就回来了,说是没什么事不用担心,感觉这件事挺神奇的,看来不光长得像奶奶,跟奶奶还有心灵感应。爸爸走的一个小时我一直在激烈的思想斗争,权衡如果那边没有大问题但是爸爸又走不开的话,我要不要一个人带他去,一个人的话三个包怎么精简成一个,晚上睡不好白天能不能撑得下去,是自己开车还是叫车,胡思乱想了一通都有点睡不着了。不过还好最后阵容齐整,太君总算能左牵黄右擎苍的开始他人生第一段旅途了。

早上计划摊煎饼路上吃,为了少排队辗转几个摊子最后只能买到邪教煎饼,要不是带了鸡蛋路上还磕坏一个早就放弃了。虽然很难吃,但不得不说这是这两天太君吃的最多和消停的一顿了,好戏从此拉开帷幕。

实事求是地说,去蓟县的路上太君并没有发挥出全部的才能,好奇实验室和高压锅爆炸小组就能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要,除了要求自己上下大巴车哭了两声以外,场面基本可控,虽然没有如愿睡一会儿,但和后来的种种神操作相比,这段时间可以算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

到了普善山庄(此处没有广告,主要因为我不红没有人找我写软文)分配房间,然后——

该吃午饭了,噩梦开始了。以前就知道他烦人多的场合,过年时在我奶奶家看到一屋子人立马哭得没人样了;以前特别爱去公园结果五一去中山公园一看到处是人也闷闷不乐下午就说不想去公园,这次觉得有那么多小孩了,一方面他不会有压抑感,另外也觉得有四十多个样本还能一个比较熊的孩子给太君垫背的都没有么?事实证明,还真没有。太君就是独狼罗马里奥一般的存在,拒绝和周围的大小朋友交流,拒绝吃饭,而且扰民程度基本上没法上桌,只能单独困在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我和队友轮流胡乱塞两口饭,太君坚持不食嗟来之食。

私下揣测太君对这里的住宿条件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然也不会两个台灯一个电话玩了一中午,修台灯换灯泡,假装给姥爷打电话,从一个床蹦到另一个床,觉也不睡,最后还是抱到楼下晒晕再扛上楼,不过放不下,就趴在我怀里打了个盹儿,不到半小时就又生龙活虎了,我也理解他,从来没有下乡放飞自我,这下回归大自然了,舍不得把大好时光用来睡觉。

下午的趣味运动会我们全家总动员,我现学现跳参加了跳长绳;带着太君完成了企鹅接力跑,队友在旁边播放高压锅爆炸视频一路跟着才没有中途翻车;队友还参加了毛毛虫,不过我们家参与的项目成绩好像都是最差的,所以为了集体荣誉我还是退役吧。不过太君最感兴趣的比赛项目是我没报名的抱气球跑,当时一声令下一群孩子抱着气球跑,太君也兴奋的跟着跑,虽然不是参赛队员不过跑得也不比他们慢,看来怪我没有给他报擅长的项目。比赛之后有好多气球,大家都拿来踩,太君超级喜欢,到处找气球踩,踩爆可开心了,如果遇上质量太好的气球踩不爆就带着哭腔要换一个蔫巴的。有一个小朋友最怕气球了,结果满地都是气球,吓得哭惨了,好可怜。

本以为中午饿一顿,下顿就会吃了,结果是上顿不吃下顿还能依然不吃,怀着怕他晚上饿了睡不好大哭大闹大家都没法睡的深深恐惧,晚上想尽办法往他肚子里多塞东西,结果还是厨房一个善良的大师傅把剩米饭倒了点水热热给我们端来,还给了一点白糖,在大家都吃完出去了以后,在没有人可以加害太君的空空的餐厅里总算是喝了两碗白米稀饭。本来还想弄点面条让他再吃得丰盛点,毕竟也是出来玩了应该大吃大喝才对,不过想搞一碗面条居然很困难,还好在一筹莫展时美丽的晓颖姐送来一盒五谷道场,当她家的小仙女把方便面交到我手里时,感觉她全身都在发光,像见到天使一样。

塞饱肚子了,天都黑了,考虑他前一晚闹了一通,白天又基本算没睡觉,下午还参加了趣味运动会,是不是应该早点安歇?太君表示不存在的,超过专业运动员的体能不是吹的,必须积极捧场篝火晚会去,哭着喊着要在外头,拉都拉不走。昨天太忙来不及投诉活动主办方,为什么把晚会组织得那么精彩,舞台布置得那么吸引人,以至于全程无尿点,我们家孩子权衡再三,为了不错过这么精彩的节目而选择牺牲自己和爸爸的裤子,而且打死不回去十几米外的房间把湿裤子换掉,生怕回去就被扣下出不来了,这也是全程唯一一次太君尿了裤子,对于刚刚白天可以不用尿不湿的太君来说还算是不错的成绩。

直到太君也认同大晚上穿着湿裤子在没什么人的陌生户外有点难受,我们才把他哄回屋,洗吧洗吧趴肩上两遍《军港之夜》下来已经打上小呼噜了,迅速放下,拖着半残之躯在黑暗中手忙脚乱的收拾洗漱躺下睡觉。还没有睡实,大呼噜和小呼噜陆续响起,而且小呼噜一停大呼噜立马停,估计是大呼噜表演艺术家检测到小呼噜表演艺术家有位移或者转动惯量需要确认更新位置信息;小呼噜继续大呼噜也继续,好几次都是我要下床把队友推醒结果呼噜声就停了,我自己一折腾好容易有点要睡着又白费了,间或还能听见看错表的公鸡打鸣和孔雀啸叫,本来就择席,在身心俱疲时却仍然醒着数伤痕的我有点怀念瑜伽馆的寰宇课老师了。


好容易熬到天亮,顶着新鲜出炉的黑眼圈一边看着充满电的二位表演艺术家开心地继续研究台灯电话,一边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据使用可能性和频率以及材质尺寸分别装进三个包。然后又又该吃(渡)饭(劫)了。以为一天不吃第二天欠费停机总该饿了吃点吧,结果人家能靠晒晒太阳,嗦啰几口脏兮兮的手指头又能熬一天,早餐午餐都是鸡飞狗跳,以往爱吃的零食也都不吃了,水更是很少喝,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出于自保的目的,为杜绝一切加害他的可能性,干脆什么都不吃。也许人家在肚子里已经饿惯了,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我孕期胖了40斤而他生出来只有5斤半,抗饿是人家与生俱来的一技之长。

周日上午的活动是爬山和参观,在求生欲的再一次支配下我选择了参观,虽然在大巴上闹了一通,不过还安全到了石头村,爬坡下坡都玩的很开心,中途和路路哥哥分每日坚果,彼此把爱吃的留给对方还挺有爱的,吃人家的水果和零食吃的挺香,搞得我就像没给他准备吃的一样。

中午的渡劫我已经吐槽无力,在我没有看见的地方我不知道队友有没有使用霸权主义,有也无所谓了,我的最后一口气得用来把小崽子快递给姥爷,然后滚回以前没觉得有多舒服现在觉得像天堂的家里洗澡吃樱桃。

回来的车上睡了一个小时,在其他小朋友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太君一翻身坐起来了,看来这以后到了幼儿园午睡带头起床闹的任务应该责无旁贷了。坐起来之后我以为就该开始哭闹了,都做好他一嗓子把全车小朋友都喊醒了全车一起大哭我挨个给赔礼道歉的心理建设了,结果太君就这么岁月静好不哭不闹当然也继续不吃不喝的坐着,甚至不要求看爆米花机爆炸视频和高压锅爆炸视频了,一路就这么佛系地坐着看这看那,声音都不出,乖得我都以为是我自己的幻觉了,不过确认过眼神,还是那个人。怎么突然变成别人家孩子了?有什么阴谋?装怪扮可爱想骗我下次还敢带你去超过小区以外的地方玩?哼哼,你娘就算只有金鱼的记忆也不会忘记这两天你的所作所为,有本事你就哄你老丈人带你出去玩吧,前提是你别把人家闺女熊跑了。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次一次性看到40多个别人家孩子,我的妒忌之火熊熊燃烧了两天,为什么人家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在车上都能睡一会儿,为什么人家孩子每顿饭都吃一碗米饭,为什么别人家孩吃饭不用满场飞,不用爬到转盘上,为什么人家孩子能牵着妈妈手,仰着头看着妈妈笑,为什么老天指派给我一个没有弱点让我利用一下的孩子???


最后,携娃网友情提醒:1.出门要带足碗装泡面,别的零食随便来点就行,反正他是不会吃的而你自己也不会有时间吃2.买一副婴儿沙袋绑他腿上,一次两次的不用担心他练成武当弟子,3.多开一个房间自己躲出去睡个好觉。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