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旅人|女设计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0 16:50:00

坎达拉马遗产酒店在斯里兰卡享誉盛名,位于坎达拉马(Kandalama)湖畔,吸引人的地方不仅是绝佳的地理位置,还有它的设计师----斯里兰卡国宝级建筑大师Geoffrey Bawa(杰弗里·巴瓦)。


据说设计之初,巴瓦觉得酒店的老板选的地点不够刺激、缺乏戏剧性,自己坐上直升机空中俯瞰选出这个独特的位置进行规划。


独特的位置在山脊区域,依山面湖。我们的车子晚上六点从狮子岩颠簸而去,夕阳西下天色变暗。车程大约三十分钟,道路逐渐由公路转为乡间土路,特别地窄,两侧尽是丛林般的茂密绿树,车子开着前车灯缓慢行进,树叶不时刮着车窗刷刷作响,人在车上感觉像在丛林里探秘。接着穿过一个看起来不可能穿过的巨大的山脊,再通过一段长斜坡来到位于山脊顶端犹如山洞的酒店入口。(后来导游Lucy告诉我,当地政府为了保护环境,规定酒店方圆五公里以内不能用混凝土浇筑道路)一下车,穿着沙丽服饰的服务员递上温热的擦脸毛巾和Welcome Drink,女士们还会收到白莲花赠礼,很舒心。


酒店入口给人初步印象就是原始质朴:平顶上没有耀眼夺目的水晶吊灯;墙壁上看不到明显的酒店LOGO;地坪、台阶都是毛石原石,台阶外还有几块凸出地面的原石,小山坡的高度,乍一看觉得突兀,仔细一看发现这原石是地底下“长”出来的;入口功能上需要设置的残疾坡道设在台阶右侧靠边,坡道侧墙刷了淡土黄色的涂料,顶部没有扶手。入口大厅和商务中心、纪念品商店设在一起,面积不大100多平方,安排在酒店平面的中间位置。从下而上入口大厅实际为第三层,车子是直接开到三层入口大厅停车下客。(刚进来时感觉是到了首层,去五楼客房搭乘电梯时显示当前楼层是三层,方才明白过来)

旅行时入住酒店碰到大师著名作品的时候,总会触动我作为建筑师的职业敏感对各个空间进行学习式审视。巴瓦知道如何使用空间,知道使用者需要什么样的空间,这个山中度假酒店是他最满意的作品。


大厅看到一张酒店平面图,马上找到入口大厅,发现它位于整个平面的中间,所有客房分左右两翼Sigiriya Wing和Dambulla Wing横向蜿蜒展开,竖向沿着山脊走势自然悬挂下来,面向不远处的狮子岩和湖畔,从而全部丛林湖泊自然景观呈现给客人。酒店外立面和屋面全是悬挂的绿植植被,酒店俨然成为丛林的一部分,远远看去,隐藏其中与周围融在一起,在设计上完美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完美融合。

入口大厅左边是走道入口,连接处就看到大幅的自然山扑面,蜿蜒气势,山体延伸舒展进来“侵占”一半走道,人仿佛在山前的栈道上行走。经过这条洞穴似的走道,来到酒店接待大厅,也是酒店咖啡吧。接待大厅外面就是无边泳池,清澈见底,和旁边的Kandalama湖水融为一体。早晨站在这里看日出是极佳的观景位置,视野开阔,日出时湖面上泛着淡淡的红光,还能看到不远处的狮子岩。


在入口走道就和大自然猝不及防地相见,很有惊喜感,这是巴瓦设计理念体验到的第一点。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入口上车,又仔细看了看这个区域,黑色、白色、原木棕色是整个酒店的装饰色彩。大厅灯光照明只有几盏牛眼灯。接待大厅的前台是一块长四米左右的宽原木桌子,内侧不设椅子,桌上没有装饰台灯。前台背后的背景墙是正方形土黄色带图腾花砖,墙中间设了一个门洞,没有门扇,门里面做行李暂存间。与台阶相连的山体处留出50宽的流水线,外侧稍微做凸起,很自然挡水的样子。大厅立着几根圆柱,细细的直径150左右,柱脚柱帽没有任何突出的装饰线条,表面刷白色涂料。(做为一家五星级酒店入口大厅的装饰柱,简单的不像化)车道外侧做了一小段扶手,约5米长,扁铁材质,头尾端部压成精美的蛇形图案。


酒店的餐厅布置在六层最东面,猴子、壁虎、蝙蝠随处可见,这是巴瓦设计理念体验到的第二点。一排落地窗对着湖畔,还有超大露台连接外面,无敌景观,第二天在餐厅露台上看到栏杆上的猴子,太阳快出来时,所有的猴子一起面朝东方,也在静静地等待日出,那一刹那,真的被它们萌化了。


对我来说,酒店开放空间是衡量质量的一个重要评价标注,行走在半山腰的餐厅,湖光山色满目皆绿,迎着日出东方喝杯地道锡兰红茶,快乐地如同这里的猴子,惬意舒服。

所有的建筑被拿掉后,就是原始山体的模样。整个酒店没有做任何地基,依山而建,走道布置在平面内侧靠山的一面,视线被郁郁葱葱的藤蔓植物包裹着;外侧看湖、景观最好的位置布置成房间阳台、景观淋浴间。酒店自身的建筑原貌被恰如其份的被暴露,室外的楼梯休息平台变成了景观平台,客人可以站在敞开式楼梯休息平台、凭栏远眺湖光山色。观察了一下,楼梯踏步及栏杆也是极普通极简洁的式样,开敞楼梯间使走道空气对流,自然光线南北通透,边上设置座椅,可休息可远眺,所有的东西在无序中有着次序。

建筑设计的确很棒,空间尺度宽敞令人舒适,层高4米,公共走道宽度3米。部分山体伸进走道,走道围绕它转弯变宽,山体亦变成走道的一处端景。走道转角处还发现挂着的一个吊钟做装饰,一时兴起,我在这里敲响了新年的钟声,声音清脆绵长,体验感很好。电梯间也设置在山势转角处,走道自然变宽,光线明亮通透,靠墙放置了一把原木的长凳做为电梯前室的装饰,凳子后面的背景墙贴了石片做成装饰。电梯轿厢里面挂了两幅画,是酒店设计师的剖面图纸,看到这些,又让做为建筑师的我感到很亲切。

房间面积不大30平方米,室内装饰现代简洁质朴,原木色家具,但风景绝佳,房间内就可以欣赏到满目的丛林绿叶和湖光山色,景观阳台和景观淋浴间都面对湖光山色,看到美丽风景,旅途的疲惫一扫而光。因为推崇自然环保通风,在卫生间门的上方注意到有个通风洞口,900宽*500高,黑乎乎的透着凉气。还注意到出阳台上的玻璃推拉门上贴着警示,提醒附近有猴子出没,不要喂食猴子,要及时关上阳台门,否则房间里的行李、桌子上的水果会被猴子洗劫。

马桶边按当地风俗设置了冲洗水管,所有的生活用水都是循环利用,阳台外各种植物自由生长。酒店崇尚的就是环保舒适度,一切设施都以此为目标。

床头放着一本酒店的介绍,厚厚的一本,洗完热水澡,泡上一杯斯里兰卡红茶,靠在床头有份消遣,在消遣中了解酒店的一切。


早晨的遗产酒店异常地安静,森林般的酒店空气非常清新,小黑很早开始打扫整理,酒店被湖光山色环抱,满眼看去都是风景,真是景在眼中,人在景中。

晚餐和早餐是在一个餐厅里面,因为四周没有可以吃饭的地方,所以晚餐人特别多,有的客人坐在了餐厅外面露台,点支蜡烛,微风徐徐,甚是惬意。

餐厅的楼上有一间很大的厅,有个小乐队免费的唱着斯里兰卡歌曲,节奏轻快,甚是好听。窝在了木藤沙发里,静下心来细听一曲,很享受这一刻。

对于巴瓦的设计有了亲身的感受,不同的文化背景会对居住空间产生不同的定义。我想他是一个安静的人,因为只有真正安静的人才能观察到光影微妙的变化,才能触碰到无所不在的气流他对自然和谐做了深度思考,舍不得砍掉一棵树,破坏一块石头,他的作品被绿色环绕,富有生命力。入住这里,深深爱上这种“天人合一”的氛围,半山腰,前面岩崖丛林,转身湖光山色。



刘驰颖

资深建筑师,毕业于同济大学,曾在设计院从事建筑设计十年,熟悉建筑设计法律法规。近十年在房地产开发公司担任甲方项目管理,主创并负责研发了多个知名项目。爱旅游、爱生活、爱美食、爱交朋友……



END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