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交易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30 12:06:54

  


 

         古镇不远,有一个咖啡馆——漫咖啡,推开高大笨重的大门,一进入里面,户外的寒冷顿消,浑身暖和起来。这里朴拙古雅,咖啡香气四溢,今天,来了一位怪客——书问先生。

 

         “能不能帮我来一个水果拼盘,不用上,我付钱。”书问先生说到,眼神认真地看着柜台里面,着白衬衣,发式、穿着整齐的服务员。在决定向服务员买单之前,顾客举头浏览了招牌上的饮品图片,又上下搜寻透明柜台里陈设的各式点心、甜品和饮料,决定挑一个价格中等的水果拼盘。

 

         “好的,先生。”服务员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亲切着,面容若桃,她又疑惑地问道,“不用上?什么意思啊?您付了款不用上?”服务员头发挽成一个髻,束在后脑上扎成一朵镶了金边,紫红的花,身材窈窕。

 

         “是的,刚吃了饭,我不想吃什么,也不想喝什么,只想在你们这里坐坐,喝点你们这里的水。”书问先生说,眼睛注视着打领结的女性服务员。

 

         “您只想喝点水,坐坐?”

 

         “是的,喝点你们这里的热水。”书问先生看得明白: 今天这个服务员还挺漂亮的,显得成熟,年约三十,大概是这里的领导临时当班的吧,以前没见过。 

 

         “您付了款,不上怎么行?那——”服务员面露难色,想说:那我们也太不好意思了吧,没说出口。

 

         “那您就坐坐吧,喝点水没关系,就不收你钱了。”服务员想了想补充说。

 

         “哦,可以吗?”

 

         “可以,您就坐坐可以的。”服务员语气肯定,她注视着眼前这位书生样的顾客,阔约的国字脸,眼神专注冷静,好像总在观察思考,银灰的眼镜架显得考究。额头窄而光亮,头发柔软有次序地梳向脑后两侧,双手斜插在中兜里,斜挎着双肩包。

 

         “那就谢谢了!”书问先生礼貌地向服务员表示谢意,转过瘦高个儿的身体要准备上楼,心里觉着这个服务员真好!果然象是做主管的。


         “哈哈哈,和男人聊天,需要有成就的男人,没有成就的男人成天就聊那么些无聊的事情。”进入整层楼面宽大明亮的咖啡大厅,持续往里,顾客耳朵里传来浪荡的女人笑声。这里,林林总总,三三两两地放着咖啡桌和各式沙发、座椅,悬垂着稀奇古怪低矮的吊灯,花花绿绿,各色水晶吊坠儿伸手可及,晶莹得好看。

 

         循声望去,原来窗边一副桌子上坐了两个女人在聊天,书问先生的眼睛和其中一个女人抬起的眼光对了个正着,显然是有一把经历的女子,另一名女子与她相对而坐。书问先生眼睛的余光感觉到那个女人盯了自己好一阵,象是在观察:“这人,别是个熟人!说话得小心点儿!”

 

         “两个女人!懂的挺多的嘛!”书问先生思想着,“她们说得好像蛮正确的呢。现在的女人,成天琢磨着怎么对付男人,也想统治天下。”

 

        书问看到她们旁边的位置正好空着,靠窗,遂走过去。那里两张褪了色的原木桌拼在一起,上面放着一个绿色的旧式台灯,锃亮的青铜灯座,悬着的金属开关拉链,尽头坠着暗红透明的珠子。桌子旁边是用粗糙的原木条钉制的落地台灯。感觉甚好,于是,他放下双肩包,坐下来,背对着她们。

 

         两个女人,聊天的声音一下子小了,仿佛聊些丈夫、孩子的事情。聊天声音由嘻嘻哈哈变成了叽叽咕咕,几乎听不见了。书问先生开始拿出书本来读小说,又拿出笔,在重要的句子上作着标记。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扭头看的时候,旁边的位置上两个女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位置上空荡荡的。他又专心读起小说来——托尔斯泰在《谢尔盖神父》里讲故事,精彩进行,东正教神父谢尔盖开始独自隐居做修士了,…

 

        书问先生又听到身后的位置上时高时低的对话,音量高的时候,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就听见了; 音量低的时候,他就听不见。

 

        “你是哪里人啊?”一个浑浊的男声说,声音听起来约有四五十岁。

 

        “我是许昌人,曹操的家乡。”女声答到。书问觉得纳闷:“曹操?许昌人?”

 

        “哦哦。”男声说:“我就是上海人,家就住在附近的皇都花园。家人也在一起。”

 

        “您还没有孩子?”女声大胆问到。

 

        “是的,暂时还没有。”

 

        “哦,现在没有孩子也很正常。”

 

        “是呀,现在没有孩子家庭也挺多的!”男声说。

 

        ……

 

        “不想做,没意思!现在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没劲!”男人叹息说。

 

        “我算是看明白了,您是一个骄傲懒散的人!”女声回应道。

 

        一阵沉默。

 

        ……


 




        书问先生扭头看了看,那个“女声”正面朝自己而坐呢,一位显得成熟的女子,俊瘦的脸,秀丽的眼睛笑意吟吟,口红醒目,年轻精神,个儿小。她的手放在桌子上扶着咖啡杯,和书问对了个眼,身子前倾,两眼热情地又望向对面的男人。男人直着腰板儿挺挺地靠着座椅背。女子有时候眼睛望向窗外,总是主动抛出话题,大胆直接。书问先生回头看她,她也没有觉得意外,眼神快乐热情,说话还是那么大音量,清脆悦耳。

 

        女子看上去年纪二十七八,象大学毕业工作了四、五年的样子,—— 书问这样估摸着,又转回头继续读小说。

 

        “呯!”谢尔盖神父抡起斧头砍断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咚,咚咚!”断食指弹起来,落到木墩的边缘,掉到了地板上。

 

        他感到剧烈的疼痛,提着流血的手指从他祈祷的内室里来到外屋,那个袒胸露乳,放荡的离婚女人身边,低声问她:“您有什么事?” 她和几个朋友坐马车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听朋友说这里就是著名的修士谢尔盖神父隐修的地方,遂和朋友打赌,她一定能将神父勾引失身。她谎称冰天雪地里迷了路,需要暂时的栖身,骗开了神父的铁门。

 

        她说:“是的,谢尔盖神父,…… 我感冒了,…我想,我很冷……”抬起头望着神父,眼含快乐的期待。她为自己在外屋里声声切切的央告、呼唤得意,象《聊斋》里的狐狸精。

 

        “好妹妹,你为什么要毁灭自己不死的灵魂呢?诱惑经由他而进入尘世的那个人是有祸的……祷告吧,求上帝宽恕我们。” 谢尔盖神父垂下眼睛看着她,眼神熠熠明净。

 

        女人看着神父苍白的脸和左边抖动着的面颊,突然感到了羞耻,穿上衣服裹紧了自己。


       书问先生读到这里的时候,又听到后面的年轻女子说:“你看,我很坦诚的,我们就坦诚地聊聊哈!”表情愉快,望望窗外忙碌的车流,又可爱地望着那个男人,一丝不自在从表情里一闪而过。

 

        背靠着书问先生的男人唔唔地应和着。听不清他们又说了什么,书问起身拿起自己随身带的茶杯,去咖啡厅桌台加了开水,又顺便观察了几眼旁边咖啡桌上的女子,仍然没看清楚男人的脸,遂又落座继续读小说。

 

        勾引神父的女人听到液体滴落的声音,低头看才发现谢尔盖神父的手沿着法衣在滴血,惊讶地喊到:“哎呀,你怎么啦,你把手怎么啦?”她注意到有血滴从内室到外屋,又举灯沿着血滴找到了墙角里神父血淋淋的断手指。

 

        她脸色惨白,想对神父说什么,但他已悄悄地走进储藏室,随手关上了门。

 

        “请饶恕我!”她向着内室的谢尔盖神父说,“我当用什么来赎罪呢?”

 

        “走开!”神父应声道。

 

        小说读到这里,书问先生又听到身后的女子说:“那就是三百万哈!”男人唔唔地答应着。三百万的数字吸引了顾客,他扭头看,原来那个女孩站起来了,他们俩隔着桌子都站起来了,头凑得很近。他们在男人的手机上操作理财产品下单,女孩说:“这里填写您的姓名,这里填写身份证号码,这里写您的电话号码,呵呵,一会就好了,挺简单的!”男人操作着嗯嗯应和着。

 

        书问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么大的订单啊?!”扭头继续看小说。

 

        “我帮你包扎一下手指吧?”放荡的离婚女子知道谢尔盖一直在祷告,以此抵御诱惑。他知道沉沦迫在眉睫,深渊就在眼前,自己只有不看她才好。

 

        “你走!”谢尔盖神父说。

 

        这时,书问先生又听到身后销售理财产品的女子说:“  你一定要当我是你的亲妹妹哈,千万千万不要见外!”男人的声音低沉着听不清。顾客准备继续读小说的时候,女孩又叮嘱两遍。

 

        “你一定要当我是亲妹妹!亲的哟!”

 

        “不能见外,当我是亲妹妹哈!亲——的!”声音温柔,甜美,嗲人,越到后面,声音越轻,象唇吻的呢喃。顾客听得背心发麻。

 

        她心里清楚:“眼前的老板是一位金主,我得持续和他保持客户关系,有持续的交易,这样的一位大客户,多么难得啊,这么大的订单,第一次见面就敲定了!有钱真好。”她又温情地说:“平常无聊的时候,可以约我出来玩。”意识到这样说仿佛太露骨了些,女子又补充说:“或者我也可以叫上我的朋友,大家一起玩。”

 

        “好,好啊!”女子面对的男人微笑着俯看眼前的女子,内心充盈着成就感:“这个女孩子倒是挺开朗活泼的,蛮可爱,可以聊聊。”

 

        书问心里愕然一阵,又觉得这个时代就是这样,遂继续读小说。



 

 


         “请饶恕我!谢尔盖神父!”

 

        “走吧,上帝会饶恕你的!”

 

        “神父,我一定改变自己的生活,别嫌弃我!”

 

         “走吧!”

 

        “请您饶恕我,祝福我。”小说里的放荡女人整理收拾着穿戴。

 

        “为了圣父,圣子和圣灵,你走吧。”

 

        打赌的离婚女人嚎啕大哭,走出了修道室,趁着外面接她的马车铃声响起,胡乱地上了马车走了,一直到家也没有说话。

 

        她后来信耶稣,做了女修士,她知道: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赐,因信耶稣,乃是永生。

 

         天色渐暗,旁边咖啡桌上的一男一女也起身要离开了,女声说:“不好意思啊,应该我请你吃晚饭!”

 

         “不用,不用,我请你!”

 

         “我带你去前面那边的茶馆,去那里看看吃点什么。”

 

         “我知道那边有很多茶馆的。”女声右手指指某个方向。

 

         “是的,怡丰城那边也很多的。”男人说。

 

         “你们现在股权投资收益率多少?”男人走动中又问女子。

 

         “百分之四五十吧。不过,我们公司股权投资有配额的。”

 

        书问先生注意到他们离去的身影。女子穿着深蓝色呢子大衣,提着咖啡色宽大的手提包; 男人着臧青中长外套,一款长方的深棕色硬皮皮包,挎在后腰上,做工精细考究。

 

        目送他们拐角离去,书问想起了另一个故事: “约在公元(1)三十三年,历史上有一笔关乎世人的交易。以色列的犹大出卖了他的主——耶稣,一名以无罪之身为罪人死,被钉十字架的死囚,犹大得了三十块钱,可以买一块田,经不住良心惊扰,他后来自杀了,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肠子都流出来。撒旦,在这一笔交易上赚到了他最想要赚到的——人的灵魂。他遍地游行,寻找可交易的人。”

 

        想到这里,书问先生猛然一惊,蓦地垂首祷求起来:“神啊,求你救拔失落之子,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感谢你救拔我,使我得满足!”

 

        夜色初上,马路上车来人往,归家的人们形色匆匆,各色广告灯星星点点,将这都市里神秘的繁华打扮得分外妖娆。東庭大厦那里上上下下亮着玲琅满目的招牌广告灯:乐潮会所、樱 日式料理、舅家崇明农家食府、东北大铁锅、大桶大足浴、逸仙茶楼、皓文书苑。東庭两侧,一边是越由大酒店,一边是汉庭酒店,…… 瞧,那里有交易正在上演。

 

 

 

 



 

( 完 )

 

 

 

 

 

 

注:

 

(1) 人类公元纪年从耶稣诞生起算,他降生第一年即为公元元年。

 

 

 




好故事,就转发分享吧

他是谁?

作者简介:

笔名古乐,注册会计师,交大硕士毕业(MBA),会计师顾问,公司董事,现居上海,酷爱文学。


长安二维码关注


代表作有:


散文《胡兰花》(原载《芥菜籽》),《雷男成长记》(原载《有家》),《山那边的向往》,《响篙三叙》,散文诗《思念》(原载《芥菜籽》),《清晨诗想》,《寻找.沧浪》,杂文《若,还有一线生机》(原载《全球基督徒见证分享网》),《希拉里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探亲日记《西行漫记》,短篇纪实小说《弹匠甄迎财》,《出狱之后》《天蓬元帅——郑钱》等等。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