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6-18 13:36:27

一个人生活在另一个城市,早出晚归,几乎很少在家的时候,其实这个家,不过是租来的房子,暂时的栖身之所。房子是新装修好的,不过没有家具,空荡荡的。简单的添置了一些必要的生活家具,也就基本够用了。


后来我才发现窗户没有纱窗,不过我是喜欢开窗户通风的,也不能因此不打开窗户,好在是在29层,接近百米的高度,蚊虫应该是不多的吧。不过出乎我的意料,偶尔还是能飞进一些小飞虫,我也没有太在意。


我在卧室的窗户下放了一张宽大的书桌,当做工作台,书桌上有一盏老式的台灯,发出暖暖的灯光,看起来也挺温馨的,晚上的大部分时间我就在这里消磨了,看书或是写点东西。一日晚上,我坐在桌前,忽然从窗户外飞进来一个黑影,是一只飞蛾,绕着台灯飞来飞去,我心里略生厌恶,挥挥手,想把这个不速之客赶出去,不过飞蛾又迅速的冲着顶棚的灯飞去。


其时我正忙碌着,就没有再理会,飞蛾也没有再来骚扰我。睡觉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它,四下一看,却看不到它的踪影,还好我对飞蛾也没有太多讨厌,也就很快忘了这件事。之后,我因事出差,屋子里也自然是没有人,窗户也都紧闭了。过了几日,我回来,走进卧室,忽然发现地板上躺着一只飞蛾,有些干瘪,已然死去。


一瞬间,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只飞蛾,在这几天里,估计就是静静的呆在某个角落,也许它飞进屋里的时候就知道它的生命不长久了,只是想要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想在一个光明的地方。那一天,它从黑暗的室外飞进来,大概就是奔着亮光而来,之后围绕着灯光飞绕,大概是在欢呼找到光明,再之后就静静的找一个地方停留下来,等着生命的最后一刻。忽然间,我感觉到有些难过,有些悲哀,有些不知所措。唯一让我有一丝欣慰的是,我并没有去捕杀它,现在想来,如果我真的那样去做,自己会更有一种负罪感。我也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敏感起来。同时我也在怀疑自己的设想是否正确。


过了不久,相同的场景又发生了。一个晚上,我正坐在桌前忙碌,又飞进一只飞蛾。这一次,我的感觉是有些欣喜。同样,飞蛾绕了台灯飞了几圈,不过我并没有理会,或许我是怕惊扰了它找到光明的兴奋。过不多久,我看见飞蛾飞到一个天花的角落,静静的不动了,如果不仔细寻找,真的发现不了它的踪影。不知道怎么,我的行动下意识的小心起来,似乎生怕惊扰了它。


第二天我回来,发现它在墙上爬,慢慢的,即使我在旁边它也没有受惊一样飞走,也许它把我当作朋友了。之后的几天,我看到它还是静静的呆在某个角落,一动也不动,再也没有动过。


我又要出差去,一走就是几天,紧张的工作安排让我忘记了它。出差回来,在我即将打开房门的时候,我忽然又想起它,不过我大概估计到了结果。果不其然,我走进卧室,又看见一只干瘪的飞蛾躺在地板上。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飞蛾是天花上掉下来的,因为它在那里已经死去,变得干瘪,直到自由下落。每一只飞蛾,在它临死之前,都曾经向往温暖与光明,并希望在那里结束自己短暂的生命,这两只飞蛾是幸运的吧。


电影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曾经说过一句话,“骗就骗吧,就像飞蛾一样,明知道会受伤还是会扑到火上。飞蛾就那么傻”。


其实她不知道,扑到火上的飞蛾其实心里非常高兴,因为它找到了光明。至于受伤或是死去,那也是带着满足的心情,不会后悔。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又有多少人能够像飞蛾那样,奋不顾身的奔着自己的追求而去呢?也许在这个时代,谈追求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每个人最后大都融入社会,妥协的生存着,渐渐的忘却心中那个自我。但是内心之中又有一些悲哀,所以每个人提起自己的青春年代都是满满的怀念,因为那是一个真实的自我的时代,敢爱敢很的年代,之后不再有。所以电影致青春里说,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


其实每个人都是那只飞蛾,青春就是光明,虽然短暂。轰轰烈烈之后,趋于平淡,各奔东西。但是每个人心中至少都应该保留对光明的向往与怀念。

 

后记:一口气写完这篇短文,心里感觉轻松了许多,似乎一些情绪得到了释放。不是多愁善感,不是无病呻吟,文章本来就是抒怀的。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