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熙:一名香港舞者的故事-成玉坠(小说)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9-13 14:23:00

22:30分,奚梦真站在落地窗前,窗外霓虹闪烁,车水马龙,香港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她情不自禁地抚摸脖子上的玉石吊坠,这个吊坠与普通商店里卖的吊坠不同,正面是佛像,背面的图案是两个人跳舞,她犹豫着要不要拨通一个电话,最终她还是按下了熟悉的号码,电话无人接听,始终是忙音……


香港,对奚梦真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名词,更加是一个承载她的梦想的地方,那里有纸醉金迷,那里有奢侈繁华,那里更加有无限的欲望,许多人去香港淘金,想在那里一飞冲天,奚梦真也想一飞冲天,但是她选择的路与别人不同,她选择奋斗,别的女孩子都在泡酒吧急着认识有钱人的时候,她在舞蹈教室苦练基本功,渐渐地,她虽然不是最漂亮的,确是圈子里最与众不同的一个,她瘦瘦的身躯里有强大的气场,那气场里写满了自信、乐观与韧性,让每一个熟悉的,不熟悉她的人都对她肃然起敬,喜欢,又不知道如何触碰到她最真实的灵魂。


5年前,香港对于奚梦真来说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她有稳定的工作,和睦的家庭,虽不富足却温饱的生活,这些对于女人来说就足够了,但是奚梦真总觉得一杯老酒、一窗清风、两双用旧了的筷子,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吃薯片不是她内心深处真正喜欢的日子,她喜欢像花木兰那样冲锋陷阵,喜欢像宋美龄那样将光彩释放到极致,喜欢像奥黛丽赫本那样,感染别人并为别人留下有意义的东西,从她床头的书籍上就能窥见一斑,名人传记是她最喜欢读的书:《曼德拉传》、《蒋家女人》、《天使在人间》等等,无数个在台灯下读书的夜晚,她的思绪随着书中的情节起伏跌宕,同时也在问自己:这辈子就这样过了吗?


还好,她有一个爱好,摩登舞,使她的生活非常的丰富多彩,她和舞厅里其他的人不一样,别人去只是为了锻炼身体,或者认识朋友,她只想跳好,跳出自己的风格。迷茫了一段时间,舞艺没人任何进展,她也开始寻找老师。看了一圈,最后选择从深圳回来的姓叶的老师,此叶老师虽不是武术界的泰斗叶问师傅,舞蹈上的一招一式却很有叶问师傅的大气,精准和行云流水,于是,奚梦真每次练舞的时候都管他叫叶师傅。

叶师傅果然严格要求梦真,每次都把梦真练得精疲力尽,下课的时候,梦真累得腿都快抬不起来了,此时,也是梦真这辈子最忙碌的时候,除了每天要早起上班,偶尔下班后还要去别的地方教舞蹈,别人晚上都在家里看电视,她却在教室里大声喊着节拍,或者就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昏昏欲睡。有好几次,疲惫的她连续休息几天都歇不过来,她也曾无数次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歇过来了,尽管这样,她依然坚持,她的坚持和努力渐渐有了回报,越来越多的人对她的舞艺的突飞猛进刮目相看。


随着时间的增长,她知道叶师傅还有个爱好,收藏翡翠,叶师傅对翡翠非常了解,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自己的玉石加工工厂,而现在种种条件限制了他,叶师傅除了上班,也要带其他学员,赚的钱越多,买的机器就越好,做出来的玉石就越漂亮,梦真理解叶师傅,就像她自己一样,叶师傅也在自己的梦想之路上艰难的跋涉。她常常开玩笑的对叶师傅说:“师傅,您一定要送我一块您亲手做的玉给我哦!对了,我生日那天送给我吧,我留做纪念!”叶师傅笑呵呵地说:“好呀,玉坠的样子你自己设计,我做完亲手给你带上!”梦真笑着说:“我现在就可以设计一个呀,我要项链,玉坠正面是笑着的弥勒佛,被面是两个人在跳摩登舞。”


从叶师傅嘴里梦真听到许多香港和深圳的事情,叶师傅常对她说,要去就去最前沿的地方学,在那里你更能感受到一种争分夺秒的气氛。又是一次身体疲惫周期,那天她真的很累,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但她依然坚持去上课,叶师傅感觉到了她的累,但是依然很严格的要求她,语气也没有比以前温柔多少,还是那么严肃,有那么一个时候,梦真的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但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叶师傅慢条斯理的对她说:“我对你是用了心的,如果是别人,她怎么舒服就怎么教她,但是我想把你培养成一个真正的舞者,让你现在这么辛苦是为了以后你能更强、更优秀,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从那以后,梦真的心更加沉静下来,因为梦真觉得,如果不努力,真的对不起师傅的良苦用心。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流逝,梦真已经记不起多少教室的台阶爬了多少遍,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压肩压第二天早晨醒来后背肌肉酸疼,十个月的时间,悄悄过去,叶师傅已经把所有的舞蹈套路都教给了梦真, 现在再上课,已经不需要一步一步的教梦真,而是主要练习整个套路步法的连接和舞蹈感觉,梦真越来越进入了舞者的状态,越来越体会到把自己的心打开,彻底融进音乐里是什么感觉,叶师傅也不像以前教他那样费力,梦真隐隐感觉,离开叶师傅的日子不远了,因为叶师傅曾经说过:“你感觉什么时候我不像以前那么用力了,那就说明你的能力已经很强,达到跟我势均力敌的程度,到那时我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东西了,你需要找更好的老师学了。。。。。。”此时,叶师傅也买了玉雕机,除了上课,他就全身心投入玉石设计制作中。梦真知道叶师傅买了机器,好几次她想问那个玩笑师傅还记得不,但她一直没说。


又是一年大雁归来,冰雪融化,叶师傅足足消失了一个星期,再过5天,就是梦真的生日,生日的前一天,梦真忐忑不安在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叶师傅你真的就这样一个招呼也不打就要消失吗?”第二天醒来,梦真迫不及待地开了手机,终于收到叶师傅的短信“晚上舞蹈教室见”。


梦真早早地去了舞蹈教室,叶师傅迟迟不到。其他人陆续都走了,梦真心里好难过,她犹豫着要不要走,在最后一个人也走了的时候,叶师傅突然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现。叶师傅说:“对不起小丫头我来晚了,这几天一直忙,哦对了昨天已经跟这里的工作人员说好了,今天他们晚下班一会,好啦现在这里没人了,这里我说了算了,闭上眼睛吧小丫头!”梦真闭上眼睛,叶师傅给她唱生日快乐歌,梦真再睁开眼睛时,一个小蛋糕摆在她面前,叶师傅说:“蛋糕太大咱两吃不了,我就买个小的,吃吧,生日快乐!”梦真喜滋滋地吃着蛋糕,忽然勺子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好奇地扒开一看,原来是一个用塑料包着的小首饰盒藏在了蛋糕里面。她迅速地扔掉塑料纸,打开小盒子,里面是她期待以久的玉石项链。玉坠的样子跟当年她说的一模一样,叶师傅说:“高兴吧,来,我给你带上!”,叶师傅的大手拨开梦真的头发,将翡翠项链戴到梦真的脖子上。这时候华尔兹舞曲响起,叶师傅说“来,陪我跳舞丫头,之所以不去饭店在这里给你过生日,因为我想让你记得你所有的辛苦,无论将来你走多远,不要被世俗迷惑了眼睛,不要忘了梦想的初衷,今天,在这里,我陪你跳最后一曲,过完今天,你就可以去找别的老师了!”梦真再也忍不住,热泪滚滚流下,她却始终没有说出心里最想说的话“师傅我不想走”,她知道,她不想让师傅比自己更难过。


梦真果然去了中国国标舞界的前沿之地——深圳,在那里她又奋斗了4年,现在她也开始带学生,很多香港的有钱人以为她也爱慕虚荣,也曾提出了许多要求,梦真婉言谢绝,她一心一意的教学生,渐渐出了名,一位香港律师阿伟一日偶然见到梦真,心里一直放不下,想带梦真去英国,梦真也很喜欢他,他知道梦真尚未离婚,他答应梦真他可以等,梦真想了好久好久,恨下心来,决定先跟阿伟去英国呆段时间,回来再决定是否离婚。


在深圳的无数个夜晚,梦真都会握着枕边的翡翠项链,只有这样,她才能踏实地入眠,每当她厌倦或迷茫的时候,她也会抚摸凝结了叶师傅心血制成的吊坠,叶师傅是她心里的一盏灯,时刻提醒她为什么到这里来,来这里该做什么。
       她的生日又快到了,每年她过生日,叶师傅都会给她打电话, 问她过得好不好,她也偶尔会在电话里根叶师傅聊天,明天,又是她的生日,她接到了好多个问候电话,有学生的,有朋友的,就是没有叶师傅的。


22:30分,奚梦真站在落地窗前,窗外霓虹闪烁,车水马龙,香港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她情不自禁地抚摸脖子上的玉石吊坠,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最终她还是按下了叶师傅的号码,电话无人接听,始终是忙音……


 第二天早晨,她又像5年前的生日那天一样,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电话铃响了,竟然是叶师傅。“丫头你在哪?我在香港,方便的话约个地点出来见个面!”梦真迅速换好衣服,3个小时后,到了约会地点。


叶师傅变化不大,还和5年前一样清瘦,倒是梦真的变化让叶师傅吃了一惊,如果说梦真5年前虽然已经30岁,还有纯真的味道,现在的梦真已经俨然是一位精致的成熟女人。两人聊了好久,叶师傅送给梦真两张照片,一张照片是叶师傅的玉石加工厂,另一张是当年两人经常练舞的舞蹈教室,那个教室已经改名,工作人员却一直没有换,照片里前台的姐姐在冲梦真微笑。看着两张照片,梦真一下子想起了当年,两人都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的日子,梦真心里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决定。维多利亚港的海风微微吹起来,远处轮游轮汽笛声声,梦真和叶师傅倚栏眺望,两人的脸上都浮现除了幸福的微笑......


叶师傅走后,梦真立刻给阿伟打电话,告诉他不跟他去英国。她要回家,回家去看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还有年迈的父亲,和母亲,她要把自己的舞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家乡更多热爱舞蹈的人……


奚梦真,希望梦想成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小梦想,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布娃娃,上学后,我的梦想是好成绩,毕业后,我的梦想是好工作,现在,我的梦想是什么?你的梦想又是什么?无论梦想有多小有多大,我们都要一点一滴的积累,一点一滴的去努力,无论我们以后能走多远,永远都不要忘记最初的自己,人与人之间,也应像叶师傅和奚梦真一样,互相鼓励,互相扶持,以诚相待,以心换心,一片冰心,永在玉壶……


推荐:关注微信舞林萌主就是我(ID:dancingmeng),让萌主带你看遍舞林!回复关键词1612,即可免费获得2016年12月最新拉丁和摩登曲,抓紧哦!

Tips:点击底部阅读全文可观看海量美拍视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