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学日记之一 美利坚拾荒记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5-19 10:33:58

                                      

                                                                       




点击“蓝色”关注

春暖花开



 前言:

     访学归来,文管森林工作室公众号建设已经初具雏形,同学们邀请我写一些文字,介绍在美利坚访学过程中的各种见闻轶事,我很乐意跟同学们分享,欣然答应。这一年来,除了专业上的收获,在美国的其他所见所闻也颇为丰富,那些人,那些事,若不能及时以笔墨记下,恐怕也会渐渐湮没于时间的冲刷。


     哲人说,所见即所知,所知即见。我一直相信,心有多大,世界便有多大,而对世界的认识又决定着我们的心能走多远。人生是场旅行,我们是时光的过客,不能去真正拥有什么,带走什么。在这个旅途中,我愿意做一个纯真的孩子,始终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世界,尽可能多的去体验、去感受、去记录、去分享,甚而成为这世界美妙的风景的一部分。


     感谢美利坚合众国及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一年的滋养及科村(科林斯堡)人民一年的陪伴,是以为记。





美利坚拾荒记


      三毛的《拾荒梦》中,她描述自已的志愿道:

       “我有一天長大了,希望做一個拾破爛的人,因為這种職業,不但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气,同時又可以大街小巷的游走玩耍,一面工作一面游戲,自由快樂得如同天上的飛鳥。更重要的是,人們常常不知不覺的將許多還可以利用的好東西當作垃圾丟掉,拾破爛的人最愉快的時刻就是將這些蒙塵的好東西再度發掘出來,這……”,被老师嫌弃之后,她重写“我有一天長大了,希望做一個夏天賣冰棒,冬天賣烤紅薯的街頭小販,因為這种職業不但可以呼吸新鮮空气,又可以大街小巷的游走玩耍,更重要的是,一面做生意,一面可以順便看看,沿街的垃圾箱里,有沒有被人丟棄的好東西,這……”,她的文字让我觉得,拾荒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初来美利坚,住在ihouse(学校安排的单身公寓),在一楼的洗衣房里发现了一个放置物品的台子,旁边的小牌子上说:“Recycling is advocated”,也许当时是寒假期间,台上并没有什么东西。有一次经过那里,台上多了一个很新的拉杆箱,一个中东小哥问我,台上的东西是可以取走的吗?我很肯定的告诉他是可以的,其实当时我还没从这里拿过东西。

      

后来,台上出现了一些书,我拿了两本词典,还有一本。开学以后,台子上多了好多厨房用具,想到我刚来时的物品匮乏,于是自告奋勇,帮后来的访学老师捡了好多锅碗瓢盆。有一次看到一个黑妹妹拿着两盆花下来,她说不要了,我说那让我来照顾它们吧。



(黑妹妹的花)



    

     三毛说:“拾荒人的眼力绝对不是一天就培养得出来的,也不是如老师所说,拾荒就不必念书,干脆就可以滚出学校的。”确实,书读得好、读得多,更有利于提高拾荒的眼力。有一次看到一个落地台灯,是我想要的款,但是没有灯泡,不知好坏,于是把它藏到了洗衣房的门后,想上楼取个灯泡试一下再拿走。等我拿了灯泡出来,三楼的电梯门一开,一个帅哥手上拿着我的台灯,还跟我笑眯眯地说“hello”,我当时就想,完了。下午从外面回来,那个灯居然又出现在洗衣房里了,如今它在我UV的客厅里,灿灿放着光华。。我将捡来的画挂在墙上,捡来的花瓶插上野花放在窗台上。有了这些东西,学校公式化的房间就不再是宿舍,它越来越像一个家。


        (捡来的落地灯)               (捡了好多花瓶)



  我当时的舍友Safa是突尼斯人,,特别爱干净。我很以为她会很看不上我这种拾荒的行为,每次捡东西回来的时候总是避着她。有一次,在楼下捡了几个保鲜盒,有几个小的没要。回到宿舍,我刚把捡来的保鲜盒洗好,突尼斯女孩就拿着我不要的那几个小保鲜盒施施然进来了……。


    有时候,觉得楼下的洗衣房就像阿里巴巴的宝库,刚买了一把藏香,楼下就出来一个香炉;正想着要做蛋糕,就出来了一个工作状态良好的打蛋器。我捡到了九成新的吸尘器,从此就可以经常打扫房间。我用捡到果蔬机做了牛油果奶昔来跟别人分享,用捡来的瑜珈垫练瑜珈。我还捡到了资生堂的手箱,兰寇的指甲油——人家连洗甲水都配好了,向先生汇报,他吓得告诫我说,化妆品之类的要小心了


     哇——我没敢跟他说我还捡食物:经常发现没有拆开包装的罐头、方便面、奶油、爆米花……我用捡来的面粉和白糖做了个蛋糕,自已吃了,还请老外吃,他们都吃得很高兴。


     我对在美利坚拾荒好像有点上瘾了,一天不去洗衣房转转就觉得生活少点儿什么。从ihouse搬家到UV那天,还顺手捡了个美丽的台灯。有一天在ihouse一楼看书,碰到李老师,他顺口问我过来干啥,我不由自主地说,来看看有啥捡的……。

美国人倡导物品循环理念,有钱人逛二手店买衣服也很稀松平常。上英语课的时候,Karen还专门介绍过这个问题,她说中国人一般不买二手的东西,认为二手店的东西脏,“但是,难道你们中国人不住酒店吗?”她反问道。我向她解释,中国人不买二手店的东西,主要是担心二手店里的东西来源,另外,消毒、管理渠道也让人担忧。基于绿色循环的理念,我也不觉得这样拾荒有啥丢脸的,所以经常在朋友圈里晒各种拾到的东西,也算是一种倡导。我回国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带不走,我还要放弃一些原来的东西。但是在这里的日子里,它们能陪伴我,我也会善待它们,然后再把它们交给下一任主人。


     三毛概括得好:“拾荒的趣味,除了不劳而获这实际的欢喜之外,更吸引人的是,它永远是一份未知,在下一分钟里,能拾到的是什么好东西誰也不知道,它是一個沒有終止,沒有答案,也不会有结局的谜。”




(图,文/曾老师;编辑/禹点典)


                投诉            


发表